365bet官网线上手机投注

陪伴,是最长情的告白

陪护人

学生志愿者-黄亭佳


陪护对象

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骨肿瘤科病儿及家属


微信图片_20190301204356.jpg


关于“生命”,《大鱼海棠》这样诠释:


“……我们等了多少个轮回,才有机会去享受这一次旅程。这短短的一生,我们最终都会失去,你不妨大胆一些。爱一个人,攀一座山,追一个梦。是的,不妨大胆一些。”


可是,总有一些生命在旅程中途便戛然而止,猝不及防。浪涛里撞见难以预料的礁石,生命无常。


安宁陪护的鼻祖,桑德丝医师曾说:“你是重要的,因为你是你。即使活到最后一刻,仍然是那么重要……”


在去首钢医院陪伴之前,我从未清楚地设想过,自己会拥有一个怎样的“生命最后一刻”。


谢谢,对不起,我爱你。再见。


生死两相安,这是我们在告别这个世界前所应学习的最后一门课程。


第一次听到“安宁陪护”这个词,是来自室友。于老师,是室友在成长营的“成长教练”。用她的话说,于老师简直是她的人生偶像。在我国还未普及“安宁陪护”这种民生项目,因此许多大学生都从未听说过这个词。


因此,于老师总会在安宁陪护前一小时,在医院的小公园里,给新志愿者们做一个简单的常识培训。他就如同一位循循善诱的父亲,用清风拂面的话语与我们在聊天中交谈,梳理着每一个细节。和蔼慈祥,友善而温暖。


微信图片_20190301204408.jpg


我去“安宁陪护”的次数并不多,前两次都是在心情非常晴朗时和熟识的同学志愿者们一起去。而这最近的一次,状态其实并不佳。在安宁陪护这样的志愿活动里,志愿者的心情状态如果不可控,是非常忌讳的。一个志愿者,最基本要做到的,便是将自己的悲伤隐藏、将快乐传递。而我希望在能够帮助他人的情况下,将自己最近所遭遇的悲伤最大程度地化而了之。


安宁陪护有几个惯例流程:志愿者们一起唱《慈慧歌》,分别介绍自己,最后开始几分钟的“闭目静心”。每一个流程如果用心体会,会发现,它都有自己的用处,与古时皇帝进太庙祭祀前的上香礼仪颇有几分相似。虔诚、平静和温暖。些许不同的,是除了“虔诚”,也许还无法体会到俯瞰天下、念天下苍生时的芸芸大爱,但心中要盛满的,依然是对世界的爱和感谢。


消毒双手之后,我们便按照分组向需要陪伴的病房出发。


我再次被分到骨肿瘤科,这一层都是6-13岁的孩子。坦诚地讲,作为一名学生,心底里始终希望能有机会去探望一些年事已高的老干部,听听他们讲自己的人生。但是这一次,很“幸运”地又事与愿违,可能和孩子们的缘分比较深。


于老师曾说,我们是来“给予”快乐的,带有任何“期待”,都有可能难免落空,哪怕只是希望病人能“笑”,能“开心”,也包括希望自己获得某种思考。我们要学会用“空杯”心,去接受所发生的一切。毫无疑问,我要做的,是发现自己的这种由期待而产生的落空,并接受它。而“接受”,这是一生的功课。


陪伴孩子的过程很简单。男生陪孩子打游戏玩纸牌,女生们陪孩子们画画,串珠折纸。凡是能让孩子们快乐的事,医生护士及家属都会尽力地满足。“玩游戏耽误学习”这样的唠叨在这里是听不到的,这种心境,大概是一种放手,一种无奈,更是一种包容。


一个半小时的陪伴,过去得很快。君君是我陪护了两次的女孩子,这个8岁的小女孩儿特别喜欢画画。她恐高却又喜欢柯南,爱冒险。这次陪护,我不小心超过了时间,在和她温馨的互动中,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告别。幸而闫老师满面笑容地走到君君身边说:“君君,最后和姐姐一起画完这个小猪,姐姐就要去开会了,好不好?”君君欣然同意了,我们这才得以在快乐和谐的氛围下退出病房。


在陪护中,“时间”的把握其实很重要,若偏差过大,很可能会对陪伴者造成心理上的落差。所以我们一般会提前告诉她,我们将要分别的时间,让孩子心里有一个铺垫,尽量减小他们心理的落差,避免离别来得太突然。


在陪伴过程中,学到的小细节还有很多,这是任何时候,人与人交往中的美好的闪光点。


在志愿者陪伴结束后,会有一个感悟分享的环节。于老师说不仅是为了分享大家的想法,以此来学习一些东西,更是为了对志愿者们形成一种保护。有时候的陪伴难免心情沉重压抑,最后大家一起聊聊天,有利于释放和转化这样的心情。分享中,我印象特别深的,是一些志愿者老师们因为经常来,和病人形成了一种友情。如果有一天,看到被陪伴者走出病房的那一刻,心情一定很不一样吧?我一定会抬头望天,然后用相机记录下天空中那一刻流动的“风”。


微信图片_20190301204419.jpg

 

树叶飘动,或是流云翻滚,你“看不到”风甚至忽视它,可它无处不在。默默地归于飘逸和灵动,给你的世界添上美好的一笔。


世界上有许多像“风”一样的存在,比如月光、泥土、水,甚至灰尘,又如角落默默付出的志愿者、亲人和朋友,再如“死亡”……是什么样的不经意,会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些被忽视的存在?它也许是某一次不经意的心灵触碰,也许是一次重大的挫败,也许是某一次睿智的顿悟。总之,记住这些瞬间。


走进医院,那种生与死的较量会很自然地燃起人类的某些理智。可是,走出病房,要感受到上天对于我们的“眷顾”则是不易的。生活里的人,对于医院里的“重病患者”,只是遥遥相望,包括我。


将他们的“痛苦”与自身的“健康”联系在一起,而想到“幸运”这个词,我想,如果不身临其境是很难感受得到的。每一个病人的曾经,难道不是和我们一样,对拥有的“健康”和“幸运”麻木着而有恃无恐?难道不是一样曾踌躇满志地对未来眺望着、规划着?我这样问自己。


愿人们自然从容地面对疾病与死亡,同时珍惜“活着”的美好。





欢迎关注“慈慧公益”官方微信:

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;或在微信上搜索“慈慧公益”(微信号:cihuigy)


服务号.jpg





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2017年检报告

2017-05-01

2018年度报告

2019-03-28

2018年审计报告

2019-03-13